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守护天车的“盐都雄鹰”—— 一位辊工的60年天车情缘

2019-05-04 18:30:31来源:自贡网分享到

1971年自流井盐厂部分青工合影,左二为黄泽章 图片由其本人提供

自贡网讯(记者 蒋周德)自贡是井盐之都,在千百年时光里,井灶密布,笕管逶迤,天车林立。随着时光流逝,传统采卤工艺退出历史舞台,具有“东方埃菲尔铁搭”称誉的天车,以惊人的速度消失。随之,架设和维修天车的辊工也日渐稀少。个别老辊工对天车有着挥之不去的情结,终日浸淫在制作模型天车中,黄泽章便是其中之一。

祖孙四代“血盆头抓饭吃”

“架设、维修天车非常危险,被辊子匠和家属们称为‘血盆头抓饭吃’,可是,我们祖孙四代都是辊子匠。”黄泽章说,天车是将若干长短不一的杉木连结,以竹篾绳、铁丝(如今是钢丝)捆扎而成的,由三根或四根支柱组成的巨大支架,竖于井口,用于采卤、淘井、治井。他还说,辊工们都自称辊子匠,因为那是一般人干不了的技术活。

“1949年,我祖祖在我父亲把母亲娶回家的当天去世。”黄泽章说,他的曾祖父黄清庭当了50多年的辊工。“我爷爷14岁就开始当辊子匠。”黄泽章说,他的祖父黄海云,1958年从贡井盐厂退休后,又被工厂返聘做了几年辊工技术员。

黄泽章出生于1950年1月,他父亲黄仲成也是贡井盐厂的辊工。一家人搬迁到东源井后,他祖父常常抱他到天车旁,看他父亲、叔叔和爷爷们劳作。

“天车高、天车长,我家住在天车旁……”黄泽章回忆说,东源井一带有10多架天车,他小时候,常和小伙伴一起到天车下玩耍,那巨大的生铁轮盘(地辊),是他儿时的主要玩具。他和胆大的伙伴还爬上天车上玩耍。他常常在家中找来木棍、绳索等,将父亲淘汰的安全绳捆在自己身上,学着父辈们建造天车。

1958年,自流井盐厂成立后,从贡井盐厂、大安盐厂抽调了40多名辊工组成辊工组?;浦俪墒歉米榧际踉?,他在贡井区青杠林(这一带的盐井属自流井盐厂)设计、制作了全市仅有的3架独脚天车。独脚天车既遵守力学原理,也有建筑美感,还节约了大量材料、人工,黄仲成因此获评市劳动模范。

“儿时就与天车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年辊子匠是一个很多人从事的技术工种,福利待遇好,1968年12月,我进入自流井盐厂,也当了一名辊子匠。”黄泽章说,当时,辊工每天有0.12元的野外、高空作业津贴,还有鸡蛋、菜油、白糖、大豆等营养补助。

黄泽章当了39年辊工,与天车结缘60多年,如今年近七旬,他仍然能爬上高耸的天车。2015年春夏之交,市燊海彩灯传媒公司在武汉揽有建设世界园林博览会工程,其中有具有实用功能的16米高的天车及绞车等。为做好这架天车及附属物,黄泽章和工友们忙活了2个多月。

黄泽章观赏自己制作的模型天车

目睹无数“盐都雄鹰”折翅

辊工常年攀爬在高耸的天车上,像雄鹰展翅般“缠绕”在天车上作业,因而被誉为“盐都雄鹰”,他们为天车矗立、井盐兴盛、盐场发展,铤而走险,受伤流血,甚至付出生命代价。

“不仅架设、维修天车是技术活,上下天车也是技术活。”黄泽章介绍说,在没有任何保险措施的情况下,辊工沿着“箍道”,双手抓住铁丝箍预留下的木楔空隙,像猴子攀爬悬崖般向上爬行。到达需要维修的部位后,再将保险绳系在腰上,双脚蹬在支柱或穿剪上(横向固定天车的木棒 ),人悬挂在空中更换箍绳、木楔、柱子、滑轮等。

“天车矮的有二三十米高,高的有八九十上百米,一般人爬上去即使不干活,就是往下面或周边看几眼都会眩晕。天车下除了碓房,就是乱石、荆棘及杂草,辊子匠干活非常危险,一旦坠落,非死即伤。”黄泽章为了说明辊工是“血盆头抓饭吃”,噙着泪水列举了他目睹的几个事例:

——1969年秋,邓关盐厂建设一座80多米高的大型天车,需要近百名辊工,便从本市另外3家大型盐厂抽调辊工,黄泽章父子都在其中。那一年,试用电动绞车往上推送杉木。一天,和黄泽章一同当上辊工的一名工友,在架设天车时,电动绞车在推送杉木时遇到障碍,强行冲关,将工友双手抓住、全身依托的箍索挣断。该工友在迅疾坠落过程中,本能地发出令人心悸的惊叫声,同时伸手想去抓住一个物件。他的右手当即被风篾(从四面八方牵引固定天车的钢绳)折断。他坠落到地上那一刻发出的响声,像钢板轰然倒地一样震耳。从此,禁止用电动绞车推送杉木。

——1973年的一天,黄泽章的一个师兄在沿着支柱往上爬的过程中,一根让铁丝将天车捆扎得更紧的锥形木楔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他的头顶上,将其砸成重伤。

——1979年5月的一天,黄泽章患了重感冒,病休3天。在他病休期间,一个比他早工作6年的青工,在检修土地坡上的红四井时,铁丝箍突然断了,那青工摔在地上当即死亡。如果那天黄泽章不休假,死的人就是他。辊工们都是两人一组,技术相对差的那位“打下手”。死去的那位青工和黄泽章是一个组合,技术比他好。

在工作中,黄泽章也有好几次脚踩溜了,整个人被安全绳吊在空中,倘若安全绳不结牢实,定是万劫不复。“虽然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可是,双胯被突然承受猛力的安全绳索勒得痛得不得了。”黄泽章说,他还经常被上面掉下的、松脱了的木楔砸痛。

“因为很危险,辊子匠是所有技术工种中,唯一从不开展技术练兵活动的。”黄泽章介绍,辊工们干活绝不能比速度。1958年秋日的一天,大安盐厂的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辊工,在工作时需要除掉包着“倒龙”的木头尖,以便露出“倒龙”打楔子。这个青年擅长吹小号,由于急着去贡井盐厂参加演出,按操作规程本该用锯子锯掉木头尖,他却改用了斧头砍,结果失手砍断了自己的腰索。他坠落到碓房顶上,在送医院途中死亡。

巧手制作仿真模型天车

“做一架天车要几十道工序,每一道都马虎不得,才能保证平衡和美观……”抚摩着亲手制作的一架架模型天车,黄泽章像夸奖自己的孩子一样有说不完的话?;圃笳峦诵莺笠炎隽?1年、300多架模型天车。

1984年,自流井盐厂歇业,黄泽章调入贡井盐厂。他从1991年下岗后,一直在参与维修天车。2008年,黄泽章在退休一年后,参观已由大安盐厂划给市盐业历史博物馆管理的吉成井时,听说井盐深钻汲制技艺成功申报国家级“非遗”、市盐业历史博物馆开发了天车等文创产品?;圃笳卤忝壬俗瞿P吞斐档南敕?。他看了该馆的模型天车后,觉得不像。从此,他便以“像”为标准制作模型天车,无论工具、材料、工艺、工序等都与做实用天车一样。

记者注意到,黄泽章家里到处是一根根细细的圆木棍和无数的楔子等制作天车的材料。他用刀、木锉和砂纸把杂木磨制成所需规格的圆木棍,再将无数圆木棍捆绑在一起做3根支柱,并连接成天车的主架。随着主架升高,3根支柱逐渐向中心靠拢,最后形成天车的横梁。横梁上安装上滑轮(天辊),一根绳索沿滑轮而下,用竹筒做成的吸卤筒正对着下面的井口。旁边的椎窝、推卤的绞车一一具备?;圃笳伦瞿P吞斐?,完全按照他参与建造的实用天车来制作,甚至各部分之间的比例也要经过计算。“如果凭估计制作,做出的天车就没有美感,而且还可能歪斜。”黄泽章介绍,他制作的天车,最高的2.7米,要做一个月,最矮的0.2米,也要做四五天,这还没算上备料的时间。

“像,真像,简直是实用天车的缩小版。”每当听到亲友、客户说这样的话时,就是黄泽章最高兴的时候?;圃笳挛幕桓?,但头脑灵活,他做模型天车心思细密,非常讲究?;圃笳碌哪P吞斐当恍矶嗳耸詹?,其中,2018年11月, 沿滩区仙市古镇在陈家祠建市家风馆时,收藏了他制作的3架微缩天车。

黄泽章见证了家乡盐业兴衰,也见证了辊工从大众工种到“熊猫”工种的变迁。如今,全市仅存天车19座,持有上岗证的辊工仅有3人。打井、制盐工具进入博物馆成了景物,辊工也成了“景人”。艾叶镇政府无偿提供一间房屋给黄泽章做店面兼作坊,为的是给古镇增添一个景点。

天车文创产品是值得开发的一座金矿,可是能熟练制作的人寥寥无几?;圃笳孪M懈嗟姆枪豕と嗽毖爸谱鞣抡嫣斐?,以繁荣本土旅游商品市场,传承井盐文化。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